这些走出了奥运健儿的地方,已成冰雪的乐园_2

 尊龙人生就是博     |      2022-02-24 12:36
html模版这些走出了奥运健儿的地方,已成冰雪的乐园

新华社长春2月12日电(记者张博宇、王帆)这个2月,正在进行的北京冬奥会为全球观众带来了一场冰雪运动的盛宴。在冰雪大省吉林,人们在为奥运健儿加油喝彩的同时,也纷纷走上冰雪、支持冰雪,乐在其中。

加油吧!奥运健儿

2月7日,中国选手苏翊鸣在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项目男子坡面障碍技巧决赛中。新华社记者杨世尧摄

当17岁的苏翊鸣在“雪长城”赛道上冲天而起,为中国拿下了这个项目一枚创造历史的银牌时,1000多公里外,长白山万达泰格岭山地公园内,许多少年也在进行着滑行、跳跃、翻转,一次次挑战自己的极限,追寻着苏翊鸣的脚步。

他们中小的只有七八岁,大的也才20岁左右。坡面、技巧、大跳台,不同的项目,不同的年龄,相同的是绽放在冰天雪地里的青春色彩。在他们的眼里,从这座公园冲出去的苏翊鸣是偶像,也是目标,他们给苏翊鸣最好的加油方式,就是向着他的高度攀登。

1月23日,滑雪爱好者在冰封的江面上体验滑雪。新华社记者张涛摄

当31岁的齐广璞第四次站在奥运赛场上时,紧紧注视着他的,除了现场观众,还有远在长春,围坐在电视机前的家人、曾经的教练和队友们。他的每一次腾飞,都会引起观赛现场所有人的屏息,每一个稳稳落地,都会得到满堂的喝彩。

在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还有许许多多来自吉林的身影,利来最老牌的。武大靖、孙龙、韩雨桐、张楚桐……

“长春已连续为8届冬奥会输送运动人才。”长春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聂玉江说,“我们关注着每一位从这里走出去的运动员,给他们加油鼓劲。”

努力吧!每一位冰雪人

冬奥选手闪耀赛场的背后,是训练场上日复一日打磨自己的时光,也是许许多多冰雪人努力的成果。

带领张洋铭、徐铭甫两位运动员参加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项目的教练张智伟忆及在吉林北大湖滑雪场的训练时光,仍然感慨不已。“2014年我们在北大湖滑雪场训练的时候,只能住在山下的村民家里,自己做饭,有时还得自己背着装备爬山。”

2020年1月17日,亚军吉林队选手张洋铭(左二)与他的教练张智伟(左一)在第十四届全国冬季运动会高山滑雪速度类项目比赛男子全能比赛颁奖仪式上。新华社发(任超摄)

随着北京冬奥会的申办成功和吉林省对冰雪产业的不断投入,这样的艰苦条件一去不返。“现在北大湖滑雪场已经有了非常完备的训练条件,而且今年通化新开设的万峰滑雪场也开辟了两条雪道,专供运动员训练。”张智伟说。

如今,吉林的一些冰雪训练设施已赶超世界一流水平。长白山万达泰格岭山地公园负责人毛德昌告诉记者,就是在这座公园内,苏翊鸣在两年里连续突破了1620和1800两个难度的动作。“为了保证翊鸣开动作时的安全,我们把国内的场地塑形高手都请了过来,做到尽量标准,保证安全。”毛德昌说。

享受吧!爱上冰雪的你们

这几天,与北京冬奥会的关注度“同频共热”的,还有吉林省内的各大雪场。“我从没有见过北大湖滑雪场里有这么多人。”已有3年滑雪经验的吉林市民孙延说。

事实上,整个春节期间,吉林省内的各大滑雪场充分显现出了冬奥带来的冰雪热度。不仅北京冬奥会吉祥物“冰墩墩”一墩难求,在各个滑雪场,还出现了“一板难求”“教练难求”,甚至就餐“一椅难求”的火爆场面。

“我们这还出现了滑单板远远多于滑双板的情况,追求更高技术的人越来越多了。”毛德昌说,“在初、中级难度的滑雪公园,越来越多的滑雪发烧友去尝试障碍、坡面带来的刺激感。”

2月3日,游客在吉林市万科松花湖滑雪场滑雪。新华社记者颜麟蕴摄

借着北京冬奥会的东风,近年来,位于世界冰雪黄金纬度带的吉林省已建设54家滑雪场,单日最大接待量达到了10万人次。2021—2022年雪季,吉林雪季旅游接待规模预计达8500万人次,实现总收入1700亿元。

还有更多的青少年开始接触冰雪,爱上冰雪。在长春,由教育部门出资,雪场提供交通、雪具、保险和滑雪教练等服务,让全市六年级小学生都可以自愿选择参与免费的滑雪课程。

长春市民刘羽琦的儿子积极参与其中。在观看了冬奥会苏翊鸣的比赛后,她的儿子萌生了学习单板滑雪的想法。“如果将来他想走上专业滑雪的道路,我会全力支持他。”刘羽琦说。

相关的主题文章: